《血肉长城》217. 中国远征军(4)


但是,夺取密支那城区的战斗十分激烈而艰苦。史迪威将军在空降成功的鼓舞下,命令部队两周内拿下密支那。然而,他低估了日军。中美联合突击队占领密支那机场后,日军急忙从中国云南西部和八莫调派部队向密支那增援,使该地日军达到约两个联队的兵力。轻敌冒进的中美部队在密支那火车站惨遭日军伏击,伤亡巨大。史迪威连续向密支那空运了五个团的兵力,各部队不断向日军发动猛攻,但日军凭借坚固的工事,顽固抵抗。随着雨季的到来,战斗更加艰苦。

到了7月份,孟拱和加迈的日军已被歼灭,密支那成为一座孤城。日军指挥官水上源藏少将按照本多军长“死守密支那”的命令,依然负隅顽抗,作困兽之斗。史迪威撤换了联军指挥官博特纳准将,重新调整了部署,命令第五十师、新编第三十师和美军突击队从三面围攻密支那。

7月13日,中美联军向密支那发起总攻,很快肃清了外围阵地,攻入市区,随即开始与日军争夺每一所房屋和每一条街道。经过二十天的激战,终于肃清了残敌,占领了整个市区。水上源藏见大势已去,被迫自荆仅有少数残敌偷渡伊洛瓦底江,向八莫逃窜。密支那攻坚战历时八十天,中美联军浴血苦战,歼灭日军约三千人,自身伤亡约七千人。

胡康河谷和孟拱河谷的战斗,中国军队歼灭日军田中师团全部,及第五十三师团和第五十六师团各一部,共击毙日军两万多人,一雪两年前兵败缅甸的耻辱。廖耀湘在胜利后立即给蒋介石发电报,兴奋地写道:“此次敌重武器及军用车辆遗失之巨,人员死伤转于沟壑者之众,狼狈溃散惨状,有甚于两年前国军野人山之转进。追昔睹今,因此痛雪前耻,官兵大奋。”

中国驻印军攻克密支那后,乘雨季进行休整扩编,新编第一军扩编成两个军,孙立人指挥新编第一军,廖耀湘指挥新编第六军。新编第一军下辖李鸿的新编第三十八师和唐守治的新编第三十师;新编第六军下辖李涛的新编第二十二师、龙天武的新编第十四师和潘裕昆的第五十师。

当年10月,雨季将荆中国驻印军从密支那和孟拱分两路强渡伊洛瓦底江,展开反攻缅北的第二期战斗。孙立人率领新编第一军为东路,沿密支那向南八莫进攻;廖耀湘率领新编第六军为西路,从孟拱直取史维古,围攻中国云南、缅甸和泰国边境的日军,继而向东发展,协同新编第一军合围八莫的日军。

11月,侵华日军大举进犯国内独山,贵阳告急,廖耀湘军奉令空运回国增援,留下潘裕昆师编入新编第一军。同月上旬,李鸿师完成对八莫日军第二师团约一个联队的包围,经过一个多月攻坚战,攻克了日军号称至少能坚守三个月的八莫要塞,击毙日军守城司令官原三好大佐以下五千多人。

在李鸿师攻占八莫的同时,唐守治师绕过八莫,对南坎发动攻势,夺取了南坎西北的南开。十几天后,唐守治师前锋第九十团与北上增援八莫的日军遭遇,日军集中两个多联队的兵力强攻第九十团防守的高地,一天之内连续冲锋十五次,始终不能越雷池一步。第九十团乘势反击,日军丢下一千多具尸体和大量枪炮辎重,狼狈溃逃。

时间又进入新的一年,元月7日,孙立人军完成了对南坎的包围。15日,孙立人军各部队在坦克、炮兵和空军火力的支援下,对南坎日军发起猛烈攻击。据守南坎外围和城内的日军,虽然拼死抵抗,仍难阻止中国军队的攻击,死伤惨重。当天,唐守治师全部占领南坎。日军残部向南坎东北及东南方向溃退。第二天,唐守治师与日军在汤康和巴松附近对峙。

与此同时,李鸿师主力沿滇缅公路进击,同时派出一支部队从右侧山地向敌后挺进。几天后,李鸿师先后攻克了芒友外围的几个据点,并与滇西远征军第一一六师第三四八团取得联系,联合发起攻击,攻破芒友,滇缅公路就此全部打通。

同时,唐守治师攻取老龙。接着,李鸿师进占南巴卡。孙立人军继续猛进,经过二十多天的战斗,先后攻克弄树、般尼、河劳、桃笑、贵街、芒利等地。然后,这两个师合力攻占了腊戍。接下来,潘裕昆师占领了南图,唐守治师攻克了猛岩。缅北会战宣告胜利结束,中国驻印军完成了消灭缅北日军、打通中印公路的历史使命。随后,中国驻印军各部队相继奉调回国。

在历时两年的缅北会战中,中国驻印军全歼日军第十八师团和第五十六师团,重创日军第五十三师团、第二师团、第三十三师团和第四十九师团,共击毙日军三万三千多人,打伤日军七万五千多人,俘虏三百二十三人。缴获大炮一百八十六门、战车六十七辆和汽车五百五十二辆。中国驻印军伤亡一万七千人。

中国的机械化部队成全了那些狂热的日军官兵的一个心愿:“与缅甸的鲜花一起凋落。”


分类:抗战史 书名:血肉长城 作者:王纪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