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长城》239. 雪峰山会战(4)


日军第一○九联队主力,沿着主要道路,向龙潭司北侧的仙峰岭方向攻击,迅速向盐井山至黄木园高地挺进,企图捕捉和消灭正面的中国军队主力,以图攻占龙潭,向安江和芷江推进。

王耀武知道,日军到了龙潭,就可以直落安江、进逼芷江了。这是王耀武的心病,却是坂西一郎的希望。

在龙潭司的关隘鹰形山,两军发生激战。

参谋长向王耀武报告:“一五三团第二营乘雨夜突入敌阵,随即展开激战,白刃肉搏,屡进屡退,已拉锯争夺几昼夜。”

“目前的症结在哪里?”王耀武问道。

“敌军的工事隐蔽且坚固,炮火打击好像无济于事。”

参谋长见王耀武沉默不语,又说:“如果加强兵力,这么一小片山地,部队也摆不开呀……总司令有何高见?”

王耀武捡起一根草棍,在泥地上写了个“火”字。

“火攻”大家若有所悟,随即迷惑地看着王耀武。户外正下着春雨,没有要停的意思。山草青青,雨水绵绵,怎么火攻?

但是,王耀武自有他的道理。他口授了一份电报。他的求援电很快就转到了陈纳德手里。陈纳德派出几架P-40飞机向日军俯冲,投放凝固汽油弹。

P-40飞临龙潭上空时,鹰形山日军阵地升腾起冲天的火焰,用于修掩体的树筒子被凝固汽油弹点燃,熊熊燃烧起来。许多掩体里的日本兵来不及逃走,被烧成焦炭。

中国军队一见火攻得手,马上开始进攻。第一五三团第二营冲上了鹰形山的主阵地。据守松山的日军也放弃了主阵地,退向两翼。红岩岭也被中国军队团团围住,成了孤岛。

打扫战场时,第三营第九连从一名日军大尉身上搜到一份日文密件,立即送到师部翻译,原来是日军进攻重庆的全部作战计划,便派人快马加鞭送到安江,交给王耀武。

王耀武在前沿看到日军再次增兵,似有西犯之势,命令暂编第六师两个团从南面向北进攻,第五十一师第一五三团配合暂编第六师从反向攻击,与第五十七师形成三面反攻之势。

日军第四十七师团重广支队,为策应岩永旺师团沿线西进,从禾青市出发,经邵阳向新化、洋溪方面进攻。为此,坂西命令上野原吉第八十六旅团四千多人马也向邵阳西北石马江开进。一路上,他们连连遭到韩浚军和李天霞军等部的顽强阻击,损兵折将,已无暇他顾,目前又被暂编第六师纠缠着脱不开身,老是在邵阳至洋溪间徘徊不前,无法与重广支队会合。暂编第六师里有不少湘西子弟,团长中有沈从文先生的胞弟沈荃以及后来又拉杆子为匪的汪援华。碰上暂编第六师这么一支鱼龙混杂的当地人队伍,上野原吉十分棘手。就在他准备撤退时,被暂编第六师一个连队的便衣侦知,这个连队居然敢于独当一面,在水庙一个狭长地带进行伏击。

伏击他们的就是龙鳞连。这个连几乎全是湘西苗族人。连长因右手长有六个手指,大家都叫他“龙六指”。龙鳞连的士兵个个剽悍异常,穿着军装,脖颈上还挂一个银饰护身符,打仗前总要喝一碗血酒盟誓。战斗中人人奋勇争先,全不怕死,枪弹如雨视若不见,一人遇难群起相救,凝聚力极强。他们发现上野原吉想开溜,自然不会放过。

上野早就听说中国军队中有这么一个苗族人的连队,能打能拼,先存了几分畏惧心理,没料到现在碰上了。日军仗着人多势众,蜂拥而上,气势不弱。龙六指不慌不忙,指挥几个在盟国陆军比赛中得过奖的神枪手,进行远距离射击,专挑举指挥刀的打,还没怎么交锋,上野手下两个大队长一死一伤。接着,龙鳞连发射排子枪,中距离杀伤日军。机枪留在最后才用,等大片日军汇拢到阵地前面十米以内时,龙鳞一声令下,几挺机枪同时喷火,把日军撂倒一大片。龙鳞连紧接着开始反冲锋。苗族士兵们高声喊叫着,身手迅猛异常。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连眼也不眨一下,照样奋勇向前。几千人的上野旅团连续冲了三次,也没冲出峡口。

狡猾的上野留了一手,趁着中国军队援兵未到,在黄昏再次发起进攻,等敢死队冲到距离龙鳞连阵地只有几十米时,他才指挥小钢炮把剩下的少量炮弹倾向守军阵地。

这一手实在毒辣,龙鳞连许多人被炸倒,龙六指也被一块弹片削掉了半片耳朵。冲在前面的日军,也有被自己的炮弹炸死炸伤的,上野称之为“玉石俱焚”。

日军以自己的士兵为挡箭牌,赶在中国大部队赶来之前,用所谓“神风攻击法”,突破了龙鳞连的阵地,冲出了峡口。

落日的余晖洒照山林,硝烟尚未散尽,龙六指按照苗族的风俗,为死去的战友们举行葬礼。

这时候,日军重广支队被困在洋溪西面的台地,苦苦支撑着。

进入5月之后,美国空军加强了攻势,针对重广三马的壶形防御战术,开始使用燃烧弹。

中国军队第七十七师逐渐向红岭正面靠拢,第十五师从东面南下,穿插到南山寨以南的大坳附近;覃道善的第十八师一部悄悄向洋溪以西移动。重广支队已完全被中国军队包围。

益阳方面,覃道善师主力在4月20日集中兵力,向桃花江和大成桥的日军发起反击,攻势非常猛烈。日军没有料到中国军队会如此迅速地组织反击,他们合并第五十一大队和第五十三大队,奋力还击。


分类:抗战史 书名:血肉长城 作者:王纪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