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长城》240. 雪峰山会战(5)


覃道善师隶属胡琏军,战斗力较强。覃道善精通孙子兵法,打仗极有路数,日军在多次交锋中早就领教过了。

战斗从早晨打到黄昏,双方伤亡很重,日军不敢恋战,趁着夜幕降临,躲开大道,选择山路,往益阳方向退去。覃道善师一鼓作气,收复了桃江镇和大成桥,接着攻下回龙铺,然后乘胜追击,一直逼近宁乡西郊和益阳南郊。

日军退守益阳城,与覃道善师隔江对峙,眼看着对岸的中国军队频频调动,却不敢轻举妄动。

雪峰山那边,中国军队的后勤供应线畅通无阻,物资和弹药源源不断地补充到第一线部队,增强了士兵的信心和战斗力。

陈纳德感到自豪的是,日军的供应线被他们的飞机炸成了一截一截的“狗肠子”。他听说,圭洞和江口一带的日军已经开始挖野菜充饥了。

5月2日,陈纳德从一万米高空收到了美联社发出的电讯:希特勒自杀了。陈纳德对此深信不疑。他曾经在“小胡子”的画像上画了把叉,当作靶子,训练他的飞虎队员。现在,他叫新闻报道官阿尔索普将这条消息印成传单,交给飞行员,撒向雪峰山战常

德国投降了,对日本内阁无疑是沉重的打击。但日本表面上还在硬撑着。日本内阁对德国的投降发表了一份正式抗议,重申日本决心战斗到最后一人。

冈村宁次心里明白,日本山穷水尽了。他希望日本的结局不要像德国那么惨。无条件投降,是他难以接受的处境,陆军部的同僚们也极力反对。

现在,他的部队进入了湘西守军的防御纵深地带,占据了邵阳至江口的公路。邵榆公路上的日军也西进了一百多公里。但是,中国守军依托雪峰山脉的有利地形,坚守了战略要地。从武冈、城步到绥宁,从绥宁到梅口和兰峡,从武阳到瓦屋塘和水口,还有江口、龙潭司和洋溪等军事要地,虽然几经反复,中国军队仍然牢牢控制在手。特别是机动兵团和预备兵力,都能自如进出于战区各线。又因空军支援有力,后勤能够满足前线需要。何况,整个反法西斯战线节节胜利,轴心国三大支柱折了两根,中国军队的士气空前高昂。

投入芷江作战的日军,实际上是孤军深入,被动挨打。

何应钦决定:在安江召开一次会议,研究下一步作战。蒋介石看到湘西会战能打成这样,有点始料不及,完全同意陆军总部的作战方针。

王耀武接到了“全军应即转入反攻”的命令,下令胡琏军第十一师从辰溪经溆浦直插放洞、山门和石下江,第一一八师则从安化直插新化、洋溪和隆回一线,侧击渡边洋第四十七师团,切断岩永旺师团的退路。原来固守瓦屋塘至江口一线的施中诚军及第一九三师,则分别向洞口和桥头反击。李天霞军及第五十一师同时向放洞和山门反攻;韩浚军从洋溪向大桥边和巨口铺方向反攻。总预备队廖耀湘军也从安江推进到江口。

日本第六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听说廖耀湘军发起攻击,不由倒抽一口凉气。他早就闻知新编第六军的厉害,而且读过廖耀湘在列多时编写的《森林作战法》,觉得很有独到之处。这本书对中国军队打好芷江会战,自然很有指导意义。他认为廖耀湘军参战,对日军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若再不慎重指导,参战部队恐怕会全军覆灭”冈部沉思良久,才吐出这一句话。

情报官眼含泪水,非常理解司令官的忧虑。蓦地,他站起来说:“请司令官下决心放弃夺取芷江的打算”

冈部沉默良久,无可奈何地说:“夺取芷江是总司令官决定的,得到了大本营的批准。”说到这里,他长叹一声,说:“我冈部无权改变这一作战方案呀”语气里饱含着焦急和忧虑。

经过反复斟酌,冈部决定说服冈村,保存实力。在得到冈村的同意后,他在5月4日发布命令:“让第三十四军主力立即向长沙附近集结,准备掩护第二十军撤退。”

汤恩伯的第三方面军各部在结束武阳作战、解除武冈城之围后,集中主力向花园、高沙、黄桥铺及武冈东北地区反击;另一部则向新宁方面出击,对日军形成了战役合围的态势。

靖县山城位于洪江至通道和广西桂林的交通线上,历来为兵家所看重。汤恩伯赶到这里坐镇,指挥前方战事。

5月8日拂晓,芷江机场的所有飞机几乎全部出动,在战区上空盘旋、扫射和轰炸,一时间火光冲天,硝烟弥漫。美国飞机不停地在圭洞上空盘旋扫射,地面的中国军队与之呼应,猛攻日军各个阵地。

四架“乳鹰”P-40巨型飞机的机腹下,临时装置了可带五百七十磅炸弹的弹架,还安上了可带杀伤弹的弹架。

各种山炮、臼炮、迫击炮统统开火,炮声此起彼伏,响彻雪峰山。整个湘西战场,揭开了大反攻的序幕。

日军平原大队的阵地受到强大的攻击,已经招架不祝而日军未永大队正面,有约一个团的中国军队逼近,其中一部已迂回到右侧背,开始全面攻击。空、地协同作战,火力极为猛烈。

日军缺乏弹药,只能白刃格斗,伤亡惨重。

日军第一○九联队长泷寺保眼看形势严峻,拖到黄昏再后撤会更加被动,便当机立断,下令撤退。李天霞军第六十三师和第十九师分别从青山界、椒岭方向追踪而来,抓住机会猛打,一路上消灭日军好几百人。泷寺保的驮马部队进至望乡山时,又被中国军队截住,分割成几段,日本军马纷纷从崖上滚落,嘶声震撼山谷。


分类:抗战史 书名:血肉长城 作者:王纪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