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长城》033. 大刀队(5)


他这一说,参谋们也把耳朵贴在石头上谛听,都说远处可能有日军坦克开动。刘汝明顾不上早餐,命令部队进入阵地。不一会儿,十里外的潜伏哨送来情报:日军骑、炮、步联合部队约五千多人,从半壁山向罗文峪、三岔口和沙宝峪方向进攻。

刘汝明站在大树枝桠上,用望远镜观察,发现日军虽然兵分三路,但重点仍在罗文峪,其他两路意在分散罗文峪守军的兵力。

8点左右,十五架日军飞机来到罗文峪上空,丢下几十枚重型炸弹,阵地上一片火海,浓烟夹着气浪,升腾翻卷,令人窒息。许多官兵昏倒在阵地上。刘汝明通知各团,紧急抢救伤员,准备投入战斗。

日军的步兵和骑兵紧接着蜂拥而来。待日军迫近阵地时,官兵们开火还击。猛烈的火力给日军重大杀伤,但仍没刹住日军的攻势。部分日军攻到长城墙根下。日军在城墙上炸了个大缺口,七八个日军从缺口向上爬。第三营副营长李晨星,把身上所带的十六枚手榴弹连续投下缺口,打散了这群日军。不一会,又有几名日军从缺口爬上来。李晨星坚守在缺口上端,上来一个就用大刀砍死一个。他正在大砍特砍,一名日军从背后将他抱住,要把他摔下缺口。李晨星猛一转身,用头猛撞日军下巴,日军牙齿相撞,咬破了舌头,痛得嗷嗷直叫。李晨星用大刀把他砍死。紧接着,又有几名日军从缺口上来,都被李晨星打了下去

上午10点半,多处城墙根被炸出缺口,日军一批接一批爬上来,情况十分危急。刘汝明率领师部手枪队,冒着弹雨,来回奔跑督战。他发现一个日本骑兵军官腕勒马缰,双手抱一挺快枪,疯狂地冲上城墙。刘汝明指挥手枪队向他扔手榴弹。轰隆一阵巨响,日本军官从马上落地,大白马挣扎几下,没能站起来,躺在地上“咴咴”直叫。刘汝明命令两个士兵把日本军官拖过来,上前翻过来一看,不由兴奋地大叫一声:“好啊,是个大佐!肯定有情报价值。”他吩咐士兵把日本军官送到后方医院治疗。

罗文峪战斗坚持到中午,日军伤亡过大,撤出战斗。三岔口那边,守军与日军反复争夺,保住了阵地,日军在傍晚撤出战斗。打到25日,日军对争夺罗文峪失去了信心,在龙王庙留下部分兵力警戒,主力撤回承德休整。

日军在进攻喜峰口和罗文峪的同时,调集西蒙师团四个步兵联队和一个骑兵联队,加上大约一万名伪军,攻打长城以北的老虎山和黄土梁子。在这里布防的是原东北军王以哲第六十七军的第一一二师。这支部队从沈阳撤到这里,被全国舆论谴责和唾骂,对抗战抱着消极悲观情绪,几个回合就被日军的大炮轰得无力支撑,退到了古北口。这时,徐庭瑶的第十七军刚刚从安徽蚌埠开到。

关麟征的第二十五师率先到达古北口。官兵们正在挖工事,一架日军飞机来到上空侦察。不久,又飞来了五架飞机,分别在古北口和龙儿峪低空轰炸。副师长杜聿明见日军如此嚣张,火冒三丈,组织机枪手对空射击。关麟征对他说:“你这一打,不仅打不下飞机,还会刺激日本人,他们会炸得更凶。”

杜聿明答道:“军座要你多听我的意见,我组织对空射击是正确的,你为什么要反对呢?”

关麟征一愣,想起徐庭瑶确实有过交代,无言以对,两人不欢而散。

下午3点整,日军开始兵分三路,向古北口发起进攻。梁恺旅和东北军第一一二师顽强阻击,一直坚持到黄昏。日军知道当天已无望攻占古北口,撤回营地休整。

白天的阻击,没有杀伤多少日军,杜聿明觉得不过瘾,便向关麟征建议,趁日军宿营毫无防备时发起突袭。

关麟征很佩服杜聿明主动求战,便捐弃前嫌,笑道:“我赞同你的建议,但这可不是借刀杀人,是你主动请战。”

杜聿明笑笑,转身离开。夜深人静时,他带领一个团,悄悄摸到日军宿营地,一声令下,部队杀进敌营,见人便砍,杀得日军人慌马乱,东奔西跑,还俘虏了两名军官。日军援兵赶到时,杜聿明已率部回到古北口。

日军夜里吃了大亏,第二天一早便出动三千多人,疯狂攻击古北口。日军进攻的重点,选在东北军防守的古北口北城,以及徐庭瑶军防守的龙儿峪和将军楼。徐庭瑶军顽强阻击,并不时出击,打败了日军的五次进攻。

防守北城的东北军顶不住日军的攻势,在中午被迫后撤,日军占领了北城。日军兵分两路,集中兵力进攻南城和龙儿峪。关麟征来到梁恺旅指挥所,对杜聿明说:“东北军跑了,我们压力增大。如果跟着东北军走,可以保留部分兵力。继续打下去,损失会更大,你看怎么办?”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杜聿明大气凛然,“我们中央军要起模范作用。我的意见是再打几仗,多歼灭一些日军,部队就多一点斗志,多一份信心。”

“好,我同意”关麟征说罢,和杜聿明分工。杜聿明坚守古北口南城,关麟征率特务连和张耀明的第七十五旅增援龙儿峪。

关麟征带着部队走出古北口不远,遭遇一股日军。关麟征命令部队迅速占领两旁山坡。双方交战时,三名日军占领了离关麟征不远的小山头,居高临下,对关麟征射击。卫兵将关麟征拖到岩石后面,向日军摔手榴弹。日军投来两枚手榴弹,有一枚在关麟征身边爆炸,轰的一声,弹片四散,关麟征觉得头部有异,手一摸,满手鲜血,知道自己负伤了。


分类:抗战史 书名:血肉长城 作者:王纪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