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长城》056.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3)


巡逻队一听,对特务说:“这是抗日,是爱国,有什么罪呢?岂有此理”这时,过路行人也围过来,七嘴八舌指责特务。巡逻队把宋黎从特务手里抢过来,要求特务出示逮捕证。特务拿不出来,群众哄然大哗,有的要动手打特务。巡逻队长下令,将宋黎和两名特务,一起带到端履门宪兵营营部。

代理营长谢晋生正在营部值班,他是认识宋黎的。谢晋生是杨虎城的心腹,他的家是专为重要共产党人设置的住所。与杨虎城直接接触的共产党人,如毛泽东的秘书张文彬,就住在谢晋生家里。

谢晋生命令宪兵先将特务押到另一间屋子,他自己把宋黎请到营部值班室。宋黎首先从裤兜里掏出秘密文件,交给谢晋生保管,然后就给张学良挂电话。

张学良听到特务竟敢抓他身边的大员,非常生气,立刻派关副官前往西北饭店查看。不料,关副官刚走进宋黎的房间,就被潜伏的特务逮捕,押到省党部。

谢晋生安置好宋黎,便去盘查两名特务。特务一遍又一遍地表明身份,要求把宋黎带走。谢晋生以他们没有证件为由,不肯答应。特务万般无奈,要求先放他们去取证件,再来提人,还恐吓说:“逮捕宋黎是蒋委员长的命令,你们敢违抗吗?你们要负责,不许让宋黎跑掉,也不许转交给任何人。”

省党部也连续打电话找谢晋生,要把宋黎提走,但谢晋生叫手下说他不在,拖延时间。

谢晋生知道事关重大,便给杨虎城打电话请示。可是,深夜12点,电话打不通。他只好先把特务放了,叫他们回去取证件。然后,他给绥靖公署交际处处长申伯纯打电话说明情况,申伯纯立即赶过来,共同商量对策。接着,申伯纯打电话给张学良,说: “只要副司令要宋黎回去,我可以做主,放走宋黎。”

张学良不假思索,马上派卫队营营长孙鸣九带着卫队开车赶到端履门,把宋黎接回金家巷张公馆。张学良见宋黎受伤,又接到报告,得知马绍周和关副官已被抓到省党部,而且明天就要用飞机押解南京,立刻怒目圆睁。他派人把陕西省政府主席邵力子找来,拍案大骂:

“我是代总司令,是代表蒋委员长的!我是中央执委,是代表中央的!你们瞧不起我张学良,就是瞧不起蒋委员长,瞧不起中央!省党部这些人算什么东西,竟敢如此藐视我!他们为什么要抓我的人?为什么抓共产党不让我知道?他们怎敢这样胆大妄为?”

邵力子见张学良发这么大的火,心惊肉跳,便弯腰曲背,低声下气地说:“副司令息怒,副司令息怒!这个事我不清楚,容我马上去查明原委,再来报告。”

邵力子一走,张学良立刻打电话,命令刘多荃的一个团,从王曲跑步进城,又命令孙鸣九紧急集合卫队营,和进城的部队一起围抄省党部。张学良怕军统安排在他手下的特务晏道刚走漏风声,把他叫到金家巷,关在客厅里,既不和他见面,也不让他回去。

凌晨4点,邵力子从省党部再次来到张公馆,向张学良报告:“省党部逮捕宋黎、马绍周等共产党分子,是蒋委员长的指令,他们捕人未请示副司令,是他们不对,现托我向副司令报告,请示处理办法。”

张学良厉声说道:“什么共产党分子?什么蒋委员长指令?还不是那些东西捏造的假报告,诬陷好人!你不要管,我张某人自有办法对付他们”

拂晓,东北军已将省党部团团包围。孙鸣九率领卫队营冲进大门,救出了正在受刑的马绍周和关副官,接着查抄了特务的电台和档案。其中有许多密电稿,是向蒋介石报告张学良和杨虎城的不可靠,以及西安民众亲共抗日的情况,还有一份黑名单,列的都是东北军和西北军中的共产党员和进步分子,甚至还有邵力子的黑材料。张学良把这些材料拿给邵力子看了,对他说:“过去我以为你也是他们一伙的,现在你看,他们连你也整上了。”

蒋系特务们被张学良抄了老窝,又怕又恨。蓝衣社“十三太保”之一的曾扩情坐卧不安,当天清晨就飞到广州去找蒋介石哭诉张学良的“目无法纪”和“背叛中央”,又说东北军和西北军与红军秘密联合,酝酿抗日,“逆迹显著”,请求蒋介石“早下决心,消弭隐患”。

张学良也致电蒋介石,申明陕西省党部捕去的人,都是总部职员,如有不法情事,应该通知总部依法处置。但省党部不经正式手续,随便派便衣黑夜逮捕总部职员,又不带证件,是不信任张学良,不信任总部。他迫不得已,直接向省党部稍事惩戒,并索还被捕人员。他还表示,这件事不无急躁卤莽之处,自请处分,并请将被捕人员留在总部管教。当然,实际上他已经把人放了。

一边是曾扩情的报告,一边是张学良的来电,蒋介石气得大骂“娘希匹”。但是,广东军阀陈济棠和广西军阀李宗仁、白崇禧出兵湖南企图夺取南京政权的“两广事变”刚刚平息,蒋介石还来不及部署对付西北的军事,只好暂时忍住这口恶气,对张学良批了个“应免置议”的回电,还叫曾扩情回去不动声色。

张学良围抄国民党陕西省党部,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他直接打击了蒋系特务的气焰,也为西安事变埋下了伏笔。


分类:抗战史 书名:血肉长城 作者:王纪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