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长城》076. 淞沪会战(8)


经过两小时生死搏杀,罗店又回到了守军手中。战斗结束,蔡炳炎松了一口气,突然飞来一颗炮弹,炸死了一大片官兵,蔡炳炎倒在血泊之中,壮烈殉国。继黄梅兴之后,他是中国军队在淞沪会战中牺牲的第二位将军。

张治中和蔡炳炎很熟,惊闻这个勇敢的安徽人在罗店阵亡,不由泪流两颊 悲痛之时,为他作词一首,寄托哀思: 满庭芳 缅怀蔡炳炎 寡言少语,忠厚老实,离乡从军,纵马横刀十余年,尽心尽职。淞沪战役挺身出,高举抗日救国旗。罗店战身先士卒,功德传后世。

这时,日军第三批增援部队从川沙口登陆,在飞机和大炮掩护下,向罗店推进,再一次占领罗店。陈诚同罗卓英商量,命令能攻善守的湘军第十四师增援罗店。他们从长沙出发,乘车坐船来到苏州。师长霍揆章和参谋长郭汝瑰都认为,部队都是湖南人,从未来过素有“天堂”之称的苏州,想趁此机会放假一天,让官兵们去看看苏州的名胜古迹。谁知放假通知刚下达,官兵们兴奋不已,正要上街,陈诚的电话到了,命令他们在两小时内赶到罗店。

官兵们只好背起行囊,继续急行军。霍揆彰和郭汝瑰认为,日军刚到罗店,立足未稳,情况不明,立即向日军发起攻击,取胜的可能性大,决定派第四十二旅的高魁元第八十三团担任主攻,第七十九团迂回到日军背后,形成前后夹击态势,彻底歼灭这股日军。陈诚批准了他们的方案,命令第六十七师和彭善师各派一个旅协同作战。

天一黑,高魁元指挥部队发起进攻,因部队刚到,地形不熟,走出不远,被河流挡住去路,好不容易找到一座过河的小桥,没想到日军正守候在桥边。高魁元团在明处,日军躲在暗处发射机枪,许多官兵糊里糊涂倒在日军枪口下。高魁元团被封锁在桥边,无法接近罗店。

第七十九团顺利地迂回到日军后背,冲进罗店以北的日军驻地,击毙了两名日军指挥官,缴获了一大堆枪支弹药。他们进攻时走过了一座浮桥,返回时浮桥被日军炸毁了,近千名日军把他们包围在河边,逼得官兵们纷纷跳河。那些不会游水的官兵,葬身在无情的河水中。

高魁元团吸引了日军的注意力,彭善师乘虚占领了罗店以北,第六十七师进占罗店。下午,日军天谷支队发起更大规模的进攻,傍晚又把罗店夺去。双方为了争夺小小的罗店,伤亡惨重,各死亡九千多人,整个罗店血流成河,遍地尸体。

陈诚和罗卓英为了减少伤亡,让部队喘息,决定将部队后撤五公里 报告送到蒋介石手里,蒋介石回电:“罗店至关重要,必须限期占领。要求将士有进无退,有我无敌,不成功便成仁”

陈诚和罗卓英接到电报,知道蒋介石是非夺下罗店不可,再也不敢对他提“后撤”二字。他们组织第十一师、第十四师、第五十一师、第五十八师和第六十七师共五个师的兵力,进行顽强反击。连战两天,未获成功。到了10月4日,蒋介石大发雷霆,给他们冷冷地甩下一句话:“今天如果夺不回罗店,师以上军官统统就地处决”

中外记者蜂拥罗店前线,采集最新消息,一时间,罗店成了全国关注的焦点。老百姓碰到一起,议论最多的就是罗店。这个说:“罗店被日军占领了”那个说:“你的消息过时了,我们已经夺回来了”另一个人说:“不对!最新消息:罗店又到了日军手中。”有人摇头叹息:“唉,日军对罗店势在必得,今天不占,明天一定会占。”很多人信心十足地反驳:“不对,我们今天夺不回罗店,明天一定会夺回”

蒋介石的命令传到前线,夺回罗店的重任还是交给湘军第十四师。

郭汝瑰知道上级对此战务求必胜,只有以死相拼了。他写下遗书,交给霍揆彰,卷起袖子对他说:“这是我的遗书,我马上带两个团去,拿不下罗店我不回来见你了,请将遗书交给我的家人。”

他指挥部队一阵风似的冲到罗店以北,遭到日军猛烈炮火的拦击。团长问他怎么办,他一跺脚,说:“还能怎么办?前面就是地狱也要去”

部队冒着枪林弹雨向前冲,接近罗店时,第八十三团的官兵只剩下十二个人了。郭汝瑰指挥他们一口气冲到罗店镇中心。傍晚,罗店终于被他们拿下。霍揆彰望望损失惨重的部队,对郭汝瑰说:“不能再打下去了,这样下去,我这个师长就成光杆司令了。”

霍揆彰这些话只是说说而已,罗店争夺战一直坚持到10月底,双方死伤两万多人,日军称罗店为“血肉磨坊”,一点也不过分。

庙行和大场失守以后,苏州河北岸的中央军腹背受敌,只得放弃北站和江湾阵地,向苏州河南岸转移。孙元良师第五二四团副团长谢晋元,率领第一营四百五十名官兵,对外号称八百人,在10月26日进驻苏州河畔的四行仓库。谢晋元对大家说:“现在我们四面被日军包围,这仓库就是我们的根据地,也可能是我们的坟墓,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就要同敌人拼到底”

日军在27日发现这里还有中国守军,大吃一惊,连忙调重兵发起猛攻。29日,日军狂妄地宣称:“苏州河以北地区全部占领,敌人消灭净荆”然而就在当天,谢晋元的部队粉碎了日军的第六次进攻。


分类:抗战史 书名:血肉长城 作者:王纪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