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武大帝》第02章 小姐赠衣


朱元璋在会稽山上遇见了猛虎,这大虫大吼一声,蹿起一丈多高,向朱元璋扑 来。朱元璋躲闪不及,被猛虎按倒在地。正在这万分危急之际,就听山坡之上有人 高喊一声:“无量福!孽障休得无礼。”这老虎闻声放开朱元璋,转身跑去。朱元 璋来了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顺着声音往山上望去。只见山顶古庙门前立着一位 道长。有歌为赞:

看此人,瘦身形,眉清目秀正年轻,面儿白又净,鼻儿高又正,一双慧眼放光 明,眼珠儿一转智谋生。八卦巾,高盖顶,紫金细绣特别精;八卦氅,白护领,乾 三坤六分五行;阴阳鱼,黑红拧,韭叶儿镶金飘带平;白挡袖,似鹤翎,杏黄丝带 拢腰轻;白布袜,是长筒,云头来履足下蹬;白拂尘,拿手中,排兵布阵有神通。 若问此人名和姓,刘基伯温有大名。

朱元璋见老虎向道人跑去,大吃一惊,刚要上前相救,只听方才在山下采药的 小道童断喝了一声,这老虎便乖乖地卧在台阶之上。那位道长哈哈大笑,言道: “不妨事,这是贫道的护山之虎,让你受惊了。”朱元璋双手合掌说道:“弟子不 知,实在莽撞。请问刘伯温刘先生可在此处?”刘伯温答道:“贫道便是。”朱元 璋连忙上前大礼参拜:“刘先生,请受我朱元璋一拜!”刘伯温还礼道:“快快请 起!前几日高彬长老差人送来书信,说你志向高远武艺超群,是一位能成大业之才。 今日相见,果不虚传。你访友心切,不顾山高路险,可见对友人一片至诚;你舍己 为人,跃涧救道童,可见心地良善;你力斗猛虎,不仅胆大,而且艺高。凭这一些, 我就结交你这个朋友吧。”朱元璋暗想:这道人果然不是等闲之辈,未见面就将我 摆布一番。便说道:“先生过奖了。在下无德无能,今蒙先生厚爱,实不敢当。” 刘伯温将朱元璋请入庙内。从此二人结下了生死之交,在庙中朝夕相伴,共学兵书 战策,研究排兵布阵之法,谈论救国救民之道。

光阴似箭,一晃数月。朱元璋和刘伯温商议,要想推翻元朝,必须到各地去联 络天下英雄豪杰,结识四海有识之士。商定以后,二人离了会稽山先到皇觉寺去向 高彬长老告别。

这一日,朱元璋和刘伯温来到皇觉寺,抬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好端端的一 座寺院,被烧得梁断屋塌。朱元璋拉着刘伯温向后殿奔去。只见后殿、僧房、禅堂 全被烧光,砖瓦满地,有的梁柱还余烟未尽。朱元璋急忙跑到师父藏兵器的井旁, 井上还盖着那块石板。他用力揭开石板一看,那一对瓮金大锤已然不见了。这时, 有一个拾破烂的老汉走了过来。刘伯温迎上前去问道:“老人家,这里发生了什么 事?为何这般光景?”老汉看刘伯温是个道士,再看看朱元璋是个和尚,这才放了 心。说道:“前几天,朝廷发来人马,把皇觉寺围了个水泄不通,把和尚们全绑走 了,把寺院给抄了,然后放起了一把火,把寺院烧得片瓦无存。”朱元璋连忙问道: “那他们为何要捉人放火?”老者说:“听说是来提高彬长老的。”朱元璋更急了, 忙问道:“他们把高彬长老捉去没有?”老者说:“听说高彬长老同他们大战了一 场,就不知去向了。我说二位师父,此处不是久留之地,你们赶快走吧!”老者说 罢,转身而去。

朱元璋和刘伯温只好走了出来,看见迎面老枯树上贴着一张告示。走到近前一 看,只见上面写着:“朝廷叛逆高彬,拒捕顽抗,杀死官兵数人之后又行逃匿。知 其下落者,即时赴官禀明。如有窝藏或知情不报者,立拿究治不贷!”朱元璋看罢, 气得一把撕下告示。刘伯温向四周望了望,说道:“事已至此,千万不可感情用事。 高彬长老满身武艺,绝不会受害,只是暂时不能露面,日后定能相见。你我还是从 长计议方好。”朱元璋长出了一口气说:“不灭元朝,誓不为人!”刘伯温说: “如今元朝江山摇摇欲坠,四方豪杰纷纷起兵,万众一心灭元,这是多好的时机啊! 我看你先去投奔濠州郭子兴如何?”朱元璋说:“先生所言极是,你我就此分手。 我到父母坟头拜祭之后,便去濠州投奔郭子兴。望先生多加保重,你我后会有期!” 说罢顺手抢过刘伯温的行李,还要送他一程。刘伯温见他这样实诚,十分感动,上 前拦住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请你留步吧!”二人又互相嘱咐一番,才洒泪 分手。朱元璋站在高坡之上目送刘伯温,直到看不见了,这才往父母的坟山走去。

清明时节,荒郊野外上坟的人仨仨俩俩。朱元璋看见有的坟前踩出一条小道, 有的坟前长满了蒿草,想到自己就要离开故土远游,以后爹娘坟墓谁来祭扫?心里 边很是难过。他看到别人上坟都拿着千张纸、浆水瓢和各样祭礼,想到自己一贫如 洗,两手空空,心里边更加不好受。他流着眼泪,加快了脚步,走到父母坟前,双 膝跪下,撮土为炉,撅了三根草棍当香插在上面,抓了两把黄土往坟上一洒,说了 声:“不孝的孩儿向您二老拜别来了!”便倒在坟上大哭起来。边哭边说:“只要 孩儿一息尚存,就要推翻元朝替爹娘报仇,替天下的百姓报仇!”正在这时,忽听 背后有人说道:“和尚,你好大的胆子!官府到处捉拿皇觉寺的秃头,你竟敢在此 停留。”朱元璋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小时候的伙伴毛三孩。毛三孩上前拉 住朱元璋的手说:“你让我找得好苦啊!我一直在打听你的下落。适才我在远处看 着像你,就跟了下来,一看果真是你。”朱元璋亲热地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毛三孩说:“汪妈妈已经病得快不行了,她想要在临终前见你一面。”朱元璋一听, 转身就往村里跑。毛三孩在后面喊道:“朱四哥,你往哪儿去?”朱元璋答道: “去看汪妈妈!”毛三孩忙说:“你快回来,去不得!”朱元璋停住脚步,转身问 道:“怎么去不得?”毛三孩说:“官府到处捉拿皇觉寺的和尚,你这个打扮进村 可不是好耍的。我回去拿几件衣服来,你换了衣服才好进村。”说罢就往村中跑去。 此时朱元璋想起了汪妈妈的许多好处,想到汪妈妈的救命之恩,恨自己没有尽到孝 心,没有常回去照顾她老人家,不由得泪如泉涌。不一会,毛三孩拿来衣服给朱元 璋换上,两个人一口气跑到汪妈妈门前。进门一看,老人家孤身一人病卧在床上, 脸色蜡黄,嘴唇煞白,一双深深陷下去的眼睛没有一点儿光彩。见到这种情景,朱 元璋一阵心酸,泪如雨下,喊了一声:“娘!”趴在床头上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汪妈妈得的是伤寒病,头晕目眩,不进饮食,卧床不起已有多日。昨天她听说 元兵烧了皇觉寺,把那里的人都抓走了,一急一气,病情更加重了。今日见到朱元 璋回来,她老泪纵横,抚摸着朱元璋的头,有气无力地说:“四儿呀,我可算见到 你啦!我这病怕是好不了啦,只盼望临死前咱娘儿俩能见一面。”朱元璋强忍着悲 痛说:“娘!不要这样讲,你的病会好的。我这就去请先生给您治病。”汪妈妈说: “不必了,你过来,我还有要紧的话对你说。你大伯死的时候,没钱买棺材,我借 了淮西马家庄马从善员外二十吊钱。一直到现在,连本带利分文未还。前几天,马 家听说我病了,就叫大管家马狗子前来讨债。这畜生欺我无后,骂我‘人穷志短, 活着不还账,死后变牛变马也得还’。我赌气地说:‘别看我无儿无女,死了也带 不走你们的债。等我干儿子回来,一定还你!’他把嘴一撇,冷笑道:‘好,我就 等他三天!’说罢,他就甩着袖子走了。”朱元璋忙说:“请娘放心,咱人穷志不 短,就是把骨头磨成灰,我也要还清马家这笔债。”

娘儿俩正在说话,就听咣啷一声,房门被踢开了。朱元璋回头一看,只见马狗 子领着两个家丁走进门来。马狗子大声说道:“老汪婆子,听说你那个朱四儿回来 了。怎么着,还钱吧?!”汪妈妈一见,气得浑身发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马…… 马管家,你……逼人大甚!”朱元璋急忙安慰汪妈妈:“娘,您别着急!”马狗子 冷笑一声说:“她别急?我可急着呢!乘她还有一口气,咱们三头对面,当面锣, 对面鼓,把还债的事讲清楚。”朱元璋呼地一声站起身来,两眼冒火,盯着马狗子 说道:“人都病得快死了,你们还在这里逼命。汪妈妈欠你家的债由我来还。你们 快些与我出去!”马狗子上下打量朱元璋,笑笑说:“你还债,那就拿钱来!”朱 元璋说:“要钱没有,要人有一个。”马狗子把眼一瞪说:“你想耍赖?”朱元璋 说:“少废话,我有气力,给你家干活顶账,用我的血汗还债。”马狗子说:“这 老婆子断了气,你再来个不认账,我找谁去?空口无凭,立字为证。”朱元璋怕将 汪妈妈气坏了,就说:“这里无笔无纸,咱们到对过茶馆写去。”说罢和马狗子等 人到对门茶馆去写了字据,讲明给马府干一年活,还清汪妈妈所欠的债。

朱元璋打发走马狗子回来,汪妈妈已经咽了气。他一时呆住了,站在房中,看 着这位一生受尽了贫寒之苦的老人,心里像刀搅一样,一下子扑到汪妈妈身上大哭 起来。邻居们听见哭声走了过来。有几位老太太给汪妈妈穿上衣服。大家动手将房 门卸下一扇,把汪妈妈抬在门板上,停放在屋子中央。一直忙到天黑,帮忙的人都 走了,就剩下一间破屋,一盏油灯,伴着孤伶伶的朱元璋。他紧锁双眉,心想,天 底下,像这样无依无靠的老人,不知还有多少!

次日清晨,朱元璋发送了汪妈妈,就到马府去上工。他正在低头赶路,忽然听 见有人喊他:“朱四哥,你又到哪里去?”他抬头一看,又是毛三孩,便答道: “我到马府去干活,给汪妈妈还债。”毛三孩把嘴一咧说:“怎么,你真到马家抵 债去?听说马府的大管家马狗子最不地道,他恨不能把下人的骨头渣子都榨出油来, 你到他手下去干活还有好吗?”朱元璋说:“凭力气干活,用血汗换钱,他敢把我 怎样?”毛三孩说:“你就别逞能了,光棍不吃眼前亏。依我看,你就鞋底上抹油 ——溜吧!”朱元璋说:“这笔债还不清,我对不起汪妈妈,怎好远走他乡。”毛 三孩暗暗佩服朱元璋的为人。

朱元璋和毛三孩分手后来到了马家庄。他走到马宅门前一看,青瓦门楼,广梁 黑漆大门,左右四棵门槐,五级台阶。看罢上前轻扣门环,门一开出来一位老家院。 老人家听说他是替汪妈妈顶债的,便领他去见大管家。

大管家马狗子正在前厅喝茶,见老家院领着朱元璋进来,就把二郎腿一翘,眯 起两只三角眼瞧着朱元璋,心里琢磨:这小子,体格强壮,性情倔强,一定不是盏 省油灯!我得给他个下马威,让他吃点苦头。可是,叫他干什么活儿好呢?咦,有 了!牛群里有几条最凶猛的牛,谁也摆弄不了。前些日子把放牛的刘二给砥伤了, 就叫他接刘二这个差事吧!想到这里,便开口说道:“我这里不养活白吃饭的,你 来了也不能闲着,给你个轻活干。”朱元璋问:“什么活儿?”马狗子笑了笑说: “小孩子干的事儿,放牛!”朱元璋一听,真想一跺脚走开。但又一想:我是替人 来顶债的,怎么能动气呢?唉,在人屋檐下,只好把头低!朱元璋也就答应下来了。

第二天天刚亮,朱元璋就把牛群赶上山去,直到天快黑了才轰回庄来。员外家 的牛也欺生,在新牛倌面前特别放肆。往出赶时总有几个离开牛群跑到路边去吃草。 往回轰时就更费劲了,不是黄牛不走,就是花牛抵角。特别是那头牯牛,总是带头 捣乱。朱元璋是个有心劲儿的人,暂时不理它,等慢慢摸熟它的性子,再制服它。 每天出去放牛,朱元璋都要把刘伯温给他的那些兵书带去,到了山坡上,拾一些石 头堆在身边,然后就读起书来。有些牛离群跑远了,他也不去追,就用石头往回打, 他把这叫作“投石圈牛”。日子一长,他练了一手好飞石。

这一日,天快黑时,朱元璋赶起牛群刚要回庄,那个经常带头捣乱的牯牛就是 不动。朱元璋心里想:我今天非把你这个带头捣乱的家伙制服了不可!于是就提着 鞭子冲牯牛走过去,狠狠地抽了几下。谁知这畜牲不但不顺从,反倒上来一股凶劲 儿。它往后退了一丈多远,瞪大了两只牛眼,头一低,两个犄角冲着朱元璋的胸口 直顶过来。朱元璋说了声:“不好!”往旁边一跳,躲过了牛角。牯牛身体笨重, 小弯转不过来,它又往后退,想要再来一次猛冲。朱元璋哪里容得它再来,一个箭 步蹿了过去,两手紧紧地抓住牛角,两脚站桩,通身用力,压低牛头。任牯牛怎样 摆动身子,他都像石柱一般,纹丝不动。一会儿他又灵巧得像个猿猴,随着牛身摆 动上下左右旋转,弄得牯牛站立不稳,眼花缭乱。牯牛抵不着,拱不倒朱元璋,急 得哞哞地怪叫。这时朱元璋往旁边一跳,站稳脚跟,用足了气力,抓住两个牛角的 手腕子一翻,说了声:“你就躺下吧!”只听咕咚一声,牯牛一个翻脖,四蹄朝天 躺在地上。朱元璋撩起衣襟擦了擦脸上的汗,冲着牯牛喊道:“畜牲,不服气,再 来一次!”牯牛瞪着大眼,好像在说,再来一次,我的腿还不让你给摔断了,得了, 我服你啦!它乖乖地站起来。朱元璋一骗腿骑上牛背,领着牛群回了庄。

朱元璋力斗牯牛的事,被本庄一个砍柴的老汉看见了。他添枝加叶地讲:“马 员外家的牛倌把大牯牛举在空中,摔出去好远!他把那头最凶猛的牛给制眼了!” 这事一传俩,俩传仨,很快就传进了马宅,上上下下都在议论这位力大无比的牛倌。 有的说:“真比三国时候力能分牛的许褚的劲还要大!”每当朱元璋骑着那头大枯 牛放牛去,或是赶牛回来的时候,大家总是要跑出去观望一番,议论一阵。小丫环 春香的嘴快,早把这件事传给了深居闺房的马小姐。马秀英小姐是马从善员外的独 生女儿,不仅长得相貌出众,而且能诗会画。这姑娘自幼性情倔强,别的姑娘都裹 足,她哭着闹着硬是不裹。父母拿她没有办法,只好由她去。人们在背地里称她为 马大脚。她听见小春香在耳边唠叨,起初也只当是一宗新奇的事,听听罢了。架不 住小春香的嘴巧,越说越神,日子一长了,她也很想看看这位神奇人物。

有一天夜里,热得马小姐不能入睡,小春香就打开楼窗,放下竹帘。马小姐倚 窗乘凉,忽然看见在后花园里,有一个人在月光下舞剑。一口剑寒光闪闪,上下翻 飞,一会儿像长蛇吐芯,一会儿像冰轮飞滚。马小姐心中暗夸:好剑术!她回过头 来问春香:“这是什么人?”小春香看了看说:“这就是那个力大无比的牛倌,他 天天夜里偷着在这儿练武。”马小姐又问:“他有这身好武艺,怎么会给咱家放牛 啊?”春香说:“小姐您不知道,他自幼父母双亡,家中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听说 他是替一位老妈妈顶债,才到咱们家做工的。这个人不但品格好,力气大,有一身 好武艺,还很爱读书呢!”马小姐笑了笑说:“你很喜欢他?”小春香红着脸说: “这样的好人,谁不喜欢!”从此马秀英对朱元璋也产生了好感。

大管家马狗子听说朱元璋制服大牯牛的事,憋了一口气。他想:没有整治住这 小子,反倒让他显了身手。你不是有劲么,有的是笨重活叫你干,不把你累吐血, 我就不是大管家。从此后,朱元璋白天放牛,晚上回来又得干那些没完没了的脏活 累活。他也不说什么,只是埋着头干。这一来,人们又传开了,说他心灵手巧,干 活又快又好,一个人能顶几个人用。马狗子闻听,气得瘦长脸青一阵子紫一阵子的, 心说,我就不信整治不了你!

有一次,马员外给马小姐买了一个紫檀木雕花的大柜子,加上柜子上的铜活, 足有二百来斤重,两个人都抬不动。马狗子把朱元璋叫来,指着柜子说:“你不是 有劲么,把这个扛到小姐楼上去。”朱元璋上前用肩膀撼了几下,试了试柜子的分 量。只见他身子一蹲,两手抓住柜子,一提丹田气,说了一声:“起!”呼的一下, 就把柜子举了起来,噔噔噔送上楼去。站在周围的家丁们拍手喝彩。马秀英在楼上 看到马狗子那样整治人,她很生气。可是见到朱元璋那个厚道劲儿,心里边又很高 兴。

朱元璋走到楼门外,放下大木柜。小春香急忙挑起竹帘,让他将雕花柜搬进里 间。朱元璋摆好柜子转身要走,马小姐忙叫丫环:“春香,快给他倒杯茶,拧把面 巾,请他擦擦汗。”朱元璋忙说:“不用了,我还要干别的活儿去呢。”小春香将 绣花面巾在朱元璋眼前一抖,顽皮地说:“小姐让你擦汗,你好意思驳面子么?” 朱元璋只好接过面巾。春香又捧来一个金漆小盘,盘中放着一杯香茶,将茶杯放在 木雕花的茶几上,说了一声:“请您用茶!”便顺手拿起面巾走了出去。朱元璋喝 了一口香茶,心中想道;人家都说马小姐的心肠好,名不虚传。无意间他抬起头来 看了一眼,只见马小姐果然端庄秀丽,举止文雅,看罢低下头去。马秀英听见春香 走了出去,她偷偷地看了看朱元璋,只见他身材魁梧,细腰扎臂,面似银盆,剑眉 虎目,鼻直口阔,别看穿着破旧,却透出一派英雄气概。看罢,不由得心里怦怦地 乱跳。正在这时,就听见马狗子在楼下高声喊道:“牛倌,你怎么还不下来?”朱 元璋闻听,放下茶杯,对秀英说:“多谢小姐。”他迈开大步,走下楼去。春香噘 着个小嘴,走到马小姐身边说:“马狗子这个人最坏,光让人家于活,不让人家吃 饱,这位伙计的饭量又大,一顿只给人家两碗剩饭吃,真够缺德的。”马小姐听了 默默无言。可是从这以后,她时常让春香到厨下多要一些饭菜,偷偷地给朱元璋送 到草棚去。

朱元璋到马府干活,从春干到夏,从夏干到秋。入冬以来,天气一天比一天冷, 黑了心的马狗子,一不给衣服,二不给钱,朱元璋只好穿着破旧衣服干活。特别是 到了夜间,就冻得受不了。他时常这样安慰自己:再过几个月就熬出头了!这一日, 天降大雪,从中午一直到傍晚雪还没有停。他躺在茅棚里的干草堆上,肚内无食, 身上无衣,翻来覆去不能入睡。不由得又想起了和高彬长老、刘先生一起谈论的事 情,可是如今高彬长老下落不明,刘先生云游天下,自己去不了濠州,投不了军, 却在这里放牛抵债。想到这里,他长叹一声:“唉!朱元璋啊朱元璋,大丈夫志在 四方,你如今志在哪里?意在何方?”谁知隔墙有耳,门外有个人听得清清楚楚。 谁呀?就是那善良贤惠的马小姐。

马秀英小姐每日早晚都要去向父母问安。今晚,她在母亲房里说了会儿话,天 黑了以后才回绣楼。丫环春香在前面提灯引路,主仆二人从茅草屋前经过,忽然听 见里边有叹息之声。马秀英问道:“春香,是谁住在这里?”春香答道:“就是那 位朱伙计。”马小姐噢了一声,便停住了脚步。接着茅棚里又传出了吟诗的声音:

屋漏衣破夜风寒,孤灯伴我读华篇。
空有壮志难施展,何时重建好河山?

马小姐听罢,心中惊叹,不觉脱口而出:“呀!好大的志向,好大的气魄,没 有治国安邦之心,哪有这样豪壮的诗句!”小春香怕让别人听见,便低低地叫了一 声:“小姐!”马秀英脸一红,同春香回楼去了。

马小姐回到困房,心里还不住地翻腾。她想到朱元璋到府上快一年了,这个人 确实不同一般。听他今晚吟的诗,也看得出是个有抱负之人,是个怀才不遇的英雄。 这样的人不能总让人家放牛。明日禀明爹爹,给他换个差事。想到这里,一阵寒风 把楼上的窗户吹开了,风卷雪花飘进了绣房,一股寒气使得马小姐打了个寒噤。她 赶紧把窗户关好,耳边又响起了“屋漏衣破夜风寒”的诗句。心想:这么冷的天, 他身上无衣,肚内无食,怎能熬过这漫漫长夜?正在这时,春香挑帘进来了。她手 中捧着一个红漆描金的托盘,盘中放着一碗汤元,两张麻饼。她边走边说:“小姐, 请用夜宵。”马秀英看了一眼说:“不用了,你把它放在提盒里,给那位朱伙计送 去。送到之后,快些回来,我还有要紧的事。”春香说了声:“道命!”便急急忙 忙地给朱元璋送去。

春香回来,走到小姐绣房一看,在红木雕花的八仙桌上放着丝棉和衣料,马小 姐正站在桌旁瞧着衣料发愁呢。聪明的小春香一看便明白了,但她故意逗趣儿: “小姐,您这是做什么?”马小姐说:“给他做件棉袄!”小春香又问:“他是谁?” 小姐红着脸说:“死丫头,还用问吗?”小春香抿着嘴一笑说:“我的小姐,您的 心眼儿太好了。您叫我快些回来,我就猜到了小姐的心事。送饭时我悄悄地量了量 他的身量。您照着我的尺寸做,我包管不会大不会小,不会短来不会长。”马秀英 瞪了春香一眼:“饶舌的丫头,人家在那里冻得要死要活,你还在这里耍贫嘴。来 来来,快帮我做起来。”小春香答应了一声,主仆二人便动手剪裁絮棉,飞针走线, 做了起来。这位马小姐不仅文才好,能吟诗作赋,而且做得一手好针线。她的针线 活儿做得又快又好,针脚一般大,边边角角板板正正,谁见了谁都夸。主仆二人从 初更一直忙到四更天,才把这件棉袄赶做完了。

春香将棉衣包好,说了声:“小姐,我给他送去啦!”马小姐忙说:“天还没 亮呢!”春香说:“人家每天四更起来干活。”马小姐点了点头,春香拿起衣包要 走。马小姐又说:“你等等。”说罢走到书案前,展开花笺,拿起笔刷刷点点地写 了起来,写完交给春香,说道:“把这个也交给他。”小春香噗哧一笑说:“我的 好小姐,这上面写了些什么悄悄话?”马小姐说:“休得胡说,快去吧!”

春香来到草棚,轻轻地敲了敲门。只听板门吱呀一声开了,朱元璋走出门来, 一看是春香,说道:“这样早你来有事么?”春香说:“不仅有事,还是急事。” 朱元璋忙问:“什么事这样急?”春香说:“再不急就把你给冻死了。”说罢走进 草棚,把衣包往草铺上一放说:“这是小姐连夜给你赶做的。”朱元璋打开包裹一 看,原来是一件新棉袄,感动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春香又把小姐写的花笺交给朱 元璋,他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雪夜寒衣赠,针针情意深,
待等龙飞日,勿忘赠衣人。

朱元璋读罢花笺上的诗,心一热,不觉落下几点英雄泪。春香说道:“好了, 别哭啦!你记住我们小姐的情义就成了。”说罢将一张空花笺摆在油灯之下:“你 在这上面也写几句,我回去好交差。”朱元璋提笔一挥而就。他在花笺上写道:

韩信乞食日,范睢彻骨寒,
若得风云会,顶礼报婵娟。

朱元璋将写好的花笺递给春香,她接过顺手揣在怀里,说道:“你快些把棉衣 穿上,我走了。”

小春香走出茅棚,回手把门带上。突然间从背后伸过一只大手,将她紧紧抓住, 说:“你好大的胆子,我在此等你多时了!”春香闻声,大吃一惊!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洪武大帝 作者:段少舫 徐雯珍